原副省长建的豪华山庄,老父亲直到去世都没进过

原副省长两千万建豪宅父亲至死不入 1月24日晚,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第四集《严正家风》播出,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向力力亮相,讲述了他违背父亲教导、害了自己也害了亲弟弟的全过程。 向力力曾任长沙市副市长、郴州市委书记、湖南省副省长等职务,2019年5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2020年6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接受审查调查之后,向力力会时常想起已经过世的父亲。他的父亲曾经是湖南衡东县的老县长,一辈子清廉正直,为百姓办了很多实事,在当地有口皆碑,向力力从政后,父亲也经常与他长谈,教他怎么从政、怎么做人。 然而,向力力却没能把父亲的叮嘱牢记在心。不仅如此,他也把经商的弟弟向明明牵连到了案件中。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之所以对他进行调查,正是因为收到了关于兄弟二人问题的举报线索,并最终查实,向力力利用职权在土地性质变更、房地产开发、项目承揽审批上为弟弟和一些老板谋取利益,并通过弟弟来收受贿赂。 一开始向力力不允许弟弟在自己管辖的范围经商,后来随着官越做越大,管辖的范围也大了,兄弟二人都能感觉到,哥哥的权力和影响力开始在弟弟的生意中发挥无形的作用。 向明明自述,两人年轻时长得很像,名字也很像,别人一看就知道他们的关系,于是就给予一些方便照顾。 在节目中,向明明说,“我跟向力力可能原来年轻的时候比较像,两个人,有很多人分不清的。我有时候到酒店去吃饭,别人也喊我向市长,我说我不是的,他说,你是的,你别客气。别人一看向明明、向力力,那你们是什么关系,就给予一些方便照顾,这些就是一个默契的东西。” 有了这层关系,向明明觉得生意更好做了,找上门来合作的老板也越来越多了。而随着时间推移,向力力也逐步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开始间或帮弟弟的生意出面打个招呼,兄弟俩都觉得这种“擦边球”打一打也问题不大。 当时,向父看到他们一个经商、一个从政,心里一直担忧他们走错路,每次他们回家时,都会反复叮嘱提醒。 向力力回忆,父亲每年在家里办公桌的玻璃板下面都有一些名言,过几个月换一次,用卡片抄好放在那里,其实更多的是给他们兄弟俩看的,“比如说‘当官即不许发财’、‘两袖清风朝天去’。实际上我也知道,他也是在提示我。” 然而,对父亲的反复提醒,兄弟俩当时都没有真正听进去,反而有些不以为然,觉得时代不同了,父亲的观念已经不适用了。 莲园山庄是向力力让弟弟向明明出资2000万元修建的,主要供自己休闲享受,在向力力被查处后已经被拆除。 当年,向力力父亲听说要建这个山庄时,表示强烈反对,觉得在老家盖这么一个奢华享受场所和他的观念相悖,建成后他拒绝前往,直到去世也没有踏进这个山庄一步。 到了2018年,向力力从副省长的位置转任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他感到这已经是仕途最后一站,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调查发现,他收受的最大一笔贿赂就是发生在2018年下半年,利用职权打招呼帮助一名老板成功变更土地使用性质,老板通过向明明送上3700万元巨额感谢费。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刘珈珞说:“这个时间是发生在2018年,十八大甚至十九大之后不收敛、不收手,他总共受贿是6600多万,单笔受贿3700万,上演了最后的疯狂。” 向力力的父亲留下了一世清名,然而遗憾的是,下一代却没能把上一辈的清正家风传承下去。 相关报道: 本以为“平安着陆”的副部,栽在两个儿子身上 1月24日晚,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第四集《严正家风》播出,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茂才出镜,讲述了其“贪污父子兵”的惨痛教训。 张茂才曾担任山西省临汾、运城、晋城三个市的市委书记,2018年从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岗位退休。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平安着陆”,然而,2019年初,山西兰花煤炭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晋文因涉及其它案件接受审查调查时,交代出了他曾经把好几个工程包给张茂才的儿子来做,张茂才本人曾经给他打招呼,让他关照儿子。 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张茂才立案审查调查。调查发现,张茂才利用职权和影响力,为多名老板、官员在煤炭资源配置、提拔晋升等方面提供帮助,并通过儿子和妻子收受巨额贿赂。 张茂才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张剑,二儿子叫张轩,办案人员称他们是“全家齐上阵,贪污父子兵”。 #p#分页标题#e#张茂才和妻子高明兰对吃穿其实都并不太讲究,住的也是比较老旧的普通小区,受贿所得的钱财主要都花在了儿子身上。两个儿子都住在高档小区,平时生活方式也都堪称奢侈,但都不是靠自己的能力去挣钱,而是靠父亲的权力去来钱。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汤兆洋介绍:“张轩有一次买衣服,一次就花掉了数十万元,平常喜欢去夜总会,喜欢打高尔夫;张剑也是经常去夜总会,而且挥金如土,出门要坐头等舱,自己雇了司机保姆照顾自己的生活,这些费用一年下来也得几十万元。” 张茂才回忆说:“我那个小儿子(张轩)在他叛逆期时,和我干仗,甚至拿起菜刀来要干我,我也没更多的精力去管他去。鞭长莫及,聚少离多,实际上和孩子们都产生一种隔阂了。” 对于儿子成长中出现的问题,张茂才一方面失管失教,另一方面又抱着一种愧疚心理,开始公权私用为儿子铺路。 在父亲的纵容下,张轩越来越胆大妄为,收钱办事的名声传扬在外,有时甚至收了钱也不办事。 而张茂才的大儿子张剑,情况和弟弟既有不同,又有相似之处。张剑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但张茂才也还是想方设法为他铺路,张剑还没参加高考,张茂才已经为他获取了一所大学的保送名额;大学刚毕业就给他办好了北京的就业和落户;张剑到新西兰留学,张茂才夫妇通过地下钱庄汇去好几百万供他花费;从新西兰回国后,张茂才又帮他安排到了国企,但张剑却仍不满足,或许正是因为一切来得都太容易。 张剑随后辞职下海,张茂才也就经常带他参加一些场合,主动介绍他结识一些老板、官员。 有一次,有一个老板拿了200万现金给张剑,并跟张剑说,你父亲已经知道这个事情。当时张剑心情非常忐忑,非常不安,去找张茂才求证。张茂才也很淡然,说他知道这件事情。从此以后张剑就开始想方设法地利用张茂才的权力收钱。 两个儿子都在父亲权力的庇护下,心安理得地过着不劳而获的优越生活,但再多金钱,也无法弥补家教和情感上的缺失,甚至进一步扭曲着亲情。两个儿子有时会相互攀比,都认为对方用父亲的权力赚钱多,自己吃亏了;到了父母家,见到合心意的东西就直接拿走,招呼也不打一声,致使张茂才夫妇后来不愿意再给儿子家里的钥匙。 (责任编辑:admin)